民族医学奇葩,中国畲族医药学
分类:中医药

我们正是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待畲族医药的:《中国畲族医药学》的编者从广泛的调查研究人手,总结了众多民间畲医的临床经验,了解他们用于治疗的青草药及其主治功能和配伍方法,实事求是地梳理出他们的主治病种和理性经验,构建了畲族传统医药的学术框架,并用汉文表述了这一研究成果,使这一种口头的、有形与无形的、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交叉的医学遗产得以保存,供现代社会开发利用,以造福于人民的健康事业。这是一部继往开来的畲族医药专著,是中国民族医药大花园中的又一奇葩。

独特理论:“疳积理论”、“六神学说”为畲医防病治病的主要理论。畲医又把“疳积”分为狭义疳积和广义疳积,狭义之疳积,又称“小儿疳积”;风、寒、痧、食等因素引起诸多杂病,总称广义的“疳积病”。“六神”由心神、肝神、肺神、脾神、肾神、胆神组成,畲医认为“六神”失守就会生病。“痧症理论”则形成了完整的一整套发痧疗法。此外,畲医对伤、对风症等也有独特的认识。这些理论基础,形成了畲医的疾病命名与分类以及诊病方法。

“輋”与“畲”,字异而音同。輋是广东汉人的俗字,意思是指在山间搭棚居住[2]。畲字在古代原指“刀耕火种”,唐刘禹锡撰的《竹枝词》有“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刘宾客文集》卷二七)之句;北宋陈彭年等重修的《广韵·九麻》载:“畲,烧榛种田也”;又清初屈大均著的《广东新语》

畲族族内女神信仰:畲族女性始祖三公主、浙南地插花娘

在讨论畲族医药文化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提到20世纪30年代一位任职于上海同济大学的德国教师哈·史图博和其助手李化民先生对浙江景宁敕木山畲民所作的调查。他们的调查报告经蔡元培先生审阅和推荐,以《浙江景宁敕木山畲民调查记》为名于1932年在南京正式出版。这份调查报告对当地畲民的民族渊源、服饰饮食、农耕生产、体质.特征、婚丧风俗、图腾祭祀、语言民谣都作了详尽记述,给后人留下珍贵的历史资料。我反复阅读这份调查报告,总感到无比激动并羞愧不已。一个德国人在中国所做的人类学调查,他所下的功夫,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别的不说,光是在敕木山的一个小山村里就住了6天。点点滴滴地搜集资料,忠实地记录下来,反复地进行查证。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祖国各民族医学的调查却未能做到这等深度。

畲族医药别具一格《中国畲族民间医药调查与整理》课题,由畲族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丽水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雷后兴主任医师领衔完成。课题组历时6年多,走访调查了全国主要畲族聚居地,根据调查所获大量资料,整理出了畲族医药的基本特征。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尤其是1951年5月16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布了(关于处理带有歧视或侮辱少数民族的称谓、地名、碑竭、匾联的指示》之后,这些带有侮辱性的称谓,便很快地消失了。1956年,国务院又正式确定了“畲族”这个名称[3]。畲族人民多年盼望的民族平等的理想,终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正实现了。

插花娘又称蓝姑姑,是浙西南畲家人信仰的女神,这位女神是畲族传说中美丽和智慧的化身。相传插花娘原系松阳县靖居乡茅弄村畲族女子蓝春花,因家庭贫穷,给汉族老财家为佣,春花人长得漂亮,老财逼其为妾,春花不从,在松阳与丽水交界的横岚山岗跳崖自尽。姐妹们以山花遮其遗体,后成神,称插花娘。美丽善良的插花娘,与彝族撒尼姑娘阿诗玛的艺术形象有着高度的一致,都表现了南方民族追求爱情和幸福生活的坚强意志。因此,插花娘被畲族称为“畲族阿诗玛”。平时畲民到庙里祭拜,在香炉中插花为香,以示对女神的敬仰和祈求她的赐福。家有危难时前往插花娘庙祝拜,祈求保佑,许以歌礼祭谢。人们不仅在病厄危难时来祭拜插花娘以去病消灾,更将插花娘作为掌管畲民婚姻和家庭的女神,顶礼膜拜。

畲族是我国东南部的一个少数民族,总人口70余万人,分布在福建、浙江和江西、广东、安徽等地。从其族群渊源、图腾崇拜和风俗习惯来说,与瑶族有密切关系。畲族自称“山哈”,畲语“哈”是“客”的意思,“山哈”是自称“客居山里的人”,并认定祖籍在广东潮州凤凰山地区,时间约在13、14世纪之后。畲族逢年过节迎客时,必有歌手与来客对歌。歌罢,主方要凑些钱赠给客方,称为“手信”,即随手携带之信物也。今广东潮州一带探亲访友时携带的礼品仍称“手信”。这恐怕也是“山哈”牵向源流的一根丝线吧!

苦难中绽开的山花我国畲族人口70余万,主要分布于福建、浙江、广东、江西等地。据介绍,畲族自称“山哈”,畲语“哈”是“客”的意思,“山哈”即从外地迁来居住山里的“客户”,景宁畲民认定祖籍在广东潮州凤凰山地区。由于畲民长期居住在偏远闭塞、村落分散的山区,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和地理环境中,畲民为求生存与繁衍,他们学会了防治疾病的技艺,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经验。畲族医药就是畲民长期在生产、生活实验中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和智慧结晶。畲医药是一门自然科学,它自成一体,具有独特的疾病观,疾病分类法和特殊疗法,体现了畲医药的文化特色,对某些疾病的疗效更有独到之处。

[1] 明谢肇*1的《五杂姐》载:“吾闽山中有一种畲人”。明王守仁的《王文成公全书》卷二五<平俐头碑)载:“正德丁丑(1517)冬,輋徭既珍,益机险阱毒,以虞王师。”明末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广东下,<徭独>条载:“潮州府畲徭,……我朝设土官以治之,衔曰輋官,所领又有輋,輋当作畲,实录谓之畲蛮。”民国(福建通志·风俗志》引清人纂修的地方志,以及清人纂修的《处州府志》、(丽水县志》等都用“畲民”一词。

畲族女神信仰,表现出强烈的民族意识。畲族民间信仰以本民族始祖、远祖及族内的传说人物作为核心。道教文化更是畲族民俗信仰中几乎无所不在的角色。畲族的巫师自认为他们不仅有闾山之法,还兼得茅山之术。在畲族女神信仰中,有其共性的共同信仰,但也存在明显的区域差异。这种差异首先表现在省际之间。此外,神灵从福建到浙江的区域流动,以及汉族到畲族的民族间互动与影响表现得尤为突出。

医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需求。任何民族在生存发展的历史中都会遇到生老病死问题,于是也必有防病治病的知识经验,只是医术各有不同而已。这不同之点大体有三:一是生命观的不同,从而产生对病因病机和疾病转归的不同理解。二是疾病谱的不同,一切防治措施首先是针对常见病、多发病、地方病的。三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主要以身边的,自然资源作为防治疾病的基本物质。于是,各个民族创造了各自不同的传统医药,出现了传统医药文化的多元格局。但多元之中也有共性。这共性就是医药知识离不开民族文化的大背景,离不开产生它、支配它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形态。民族医药的发展史,都有一个从低级到高级、从分散到集中、从粗放到精细、从医巫不分到去巫存医的过程。在没有文字的阶段,则师徒父子口耳相传,医药知识忽聚忽散随风飘逝。在有了文字之后,则著书立说学派纵横积淀深厚,医学体系较易形成。所有这一切,都闪烁着民族智慧的结晶和民族精神的光芒,对于它的学术价值的评估,取决于继承者的眼光、心胸和能力。有些人讥笑民族医药陈旧落后而予以一笔抹杀,乃是没有理解其变迁的历史和合理的内核以及当时当地所发挥的社会功能。正像几百以后的人们看我们今天的医疗水平,也可能会发出同样的问题。

用药特点:畲药基本为野生植物药。畲医认为畲药有阴阳之分,十分讲究用药的阴阳平衡。畲药中为热性、温性的阳药,长在朝阳的山坡;治疗亢盛、炎症的阴药,生长在阴山沟里;不寒、不热、不温、不凉之药称“和”药,具有平衡和滋补功能,“和”药生长于低山谷。畲药有其品种特点,以鲜采即用为主,并有其炮制技艺,注重药引和辅料等用药习惯。

在远古时候,长江中游一带住着许多被称为“蛮”(原作䜌},即“民”字的音转)的部落。其中江汉流域的“荆蛮”(即楚人),在春秋战国时代,与中原的华夏已经有了较为广泛的接触,后来逐渐同化,成为秦汉时汉族组成的一部分;但是洞庭湖西南溪洞间的“武陵蛮”(即“五溪蛮”),在汉晋之际,仍然过着较原始的生活[4],他们经常受到汉族封建统治阶级的迫害,其中一部分陆续向附近地区迁徙。至迟在隋朝,今湖南长沙一带已住有自称“莫徭”的瑶人,这种瑶人的习俗,与武陵等地的蛮族相同[5]。唐宋时,湘、桂、粤、赣一带经常出现所谓“徭乱”[6],可见当时瑶人部众多,分布广。南宋时,今粤、赣、闽三省边界又开始有一种名叫“畲民”(或称“輋民”)的部族在活动[7]。

陈靖姑是福建女神。陈靖姑,亦称陈十四,畲族称临水夫人,又称临水奶或夫人奶,浙江畲族称陈夫人。相传陈靖姑临终时,发誓死后化为神,也要解救世上妇女难产之苦。临水夫人死后成神,相传她的灵异能斩白蛇、杀长坑鬼、收伏猴精为旱灾祈雨等。临水夫人北宋间受到供奉,庙宇设在福建古田县临水乡,名“顺懿庙”。由于神系女性,被民间认为是专司生育之神。随着时代的变迁,世俗人们出于社会生活的需要,对临水夫人的功能与职能不断进行整合或转化。到了清代,在以福州方言为主的闽东、闽北两大区域以至浙江南部的温州、丽水一带,临水夫人俨然成了母亲神,专管扶胎育婴、佑护妇女儿童之职责。其信徒也渐以妇女为主,然临水夫人的神职内涵也有了衍扩,“既有为妇孺消灾解厄的专职,又有添花增寿、祈求合家平安的新职能。”在温州和丽水,有的畲民家堂上还写着“奉祀陈、林、李三位太后元君神位”的红纸,下摆香炉。

景宁县属于浙江南部的丽水地区,离温州较近,是全国唯一的一个畲族自治县;过去是一片偏远闭塞无人知晓的丘陵和山区。宋代著名文人秦观曾“贬监处州酒税”,处州即今丽水,他贬官以后在丽水地区当一个管酒税的小官,当时曾作《好事近》(题“梦中作”)词一首,词曰:“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干百。飞云当面化龙蛇,天矫转空碧。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这就是浙江丽水敕木山下畲族人民生活的地方,景宁县特将这首词载人《景宁县志》。词意春雨添花,云飞龙蛇,涛人醉卧古藤阴下,听鸟观花,忘情物外。畲族医药就是这苦难中绽开的山花:春雨中丰满的小溪,飞云下横卧的古藤,淳朴中呈现的才华。它带着青草药的香味,飘散到山区的万户干家。

研究开发初见成效浙江省丽水市人民医院等六家单位共同完成了《畲族医药研究与开发》课题,填补了国内此项研究的空白,为畲医药的继承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其创新成果主要有:对畲医药进行全国性全面调研疏理的基础上,建立国内首个“畲族医药开发研究专用数据库”。收集到诊治的病种776个,处方1600多个,畲药2952种,这些资料经分析、处理,归并出450个病名、1000余张处方和1600余种民间常用畲药,基本查清了我国畲族民间医药的现状。应用数据库软件研究开发畲族民间医药为国内首创。首次对民间常用的517种畲药进行畲药名、通用名、土名与植物拉丁字名四种名称对照。还公开出版专着一部和发表相关学术论文23篇。研究成果达到了抢救、整理和保护畲族医药的目的,为传承畲医畲药提供了科学依据。《中国畲族民间医药调查与整理》研究课题获得浙江省中医药科技创新二等奖。

1934年增修的《泰顺蓝氏族谱》第一册泄系图)载:“第一世元忠公世居景宁大马庵,于明季间迁居泰顺六都大范洋。”

畲族信仰的民间俗神,首先是族内神祇。女神信仰也是如此,如畲族女性始祖三公主、浙南地插花娘等,都是畲族族内女神。

传承习俗:畲民患病,多数凭祖传验方服用畲药或采用其他传统治病方法。治病技术被视为珍宝,传男不传女,也有妇儿科婆传媳之俗,靠口传心授,代代相传,自成体系。怀有一技之长的畲医一般以技艺为主业,仍从事农耕,或半农半医,也收受微薄的酬谢。

“蛮”、瑶、畲三族,就他们分布的地区来考察有着密切的联系;就出现的时代来说,“蛮”族最早,瑶族次之,畲族最后。三族之间,都盛行着槃瓠(亦作“盘瓠”或“盘护”)的传说,自认为盘瓠的子孙,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不久,散居在各地的畲、瑶两族和滇越边境上的“蛮”族(亦称瑶族)中,许多人家都置有盘瓤画像,祭祀很虔诚[8];瑶族的《迁徙榜牒》(又名《过山榜》)和畲族的《开山公据》(又名《抚徭券牒》)同样记载着盘瓠的传说,都称有一个皇帝赐给他们券牒,写明只许居住青山之中,刀耕火种,准予“永免差役,不纳粮税”[9];畲、瑶两族多姓盘、蓝、雷三姓[10]。这些事例,都证明他们之间是有着共同的渊源乃至血缘关系。五代后晋时,湖南的瑶族,还被称为“蛮摇”[11],宋、明、清学者多认为瑶是“五溪蛮”的后裔[12],并有称“摇人”为“輋客”的[13]。;明清学者有称畲族为“畲蛮”或“畲摇”的,清代粤闽两省地方志中也多认为畲民是“摇族”、“摇种”或“摇人”[14];尤其重要的,清末以来编修的畲族宗谱和祖图中,畲

马仙信仰是浙西南古老的地方神信仰,信仰文化圈遍及丽水、温州大部分地区,在浙江云和畲乡流传马仙的传说,马仙是因孝而成仙,乡人祭祀马仙也是因为“孝”的缘故。马仙信仰的源头在浙南,宋代已传入福建。马仙从一个纯朴善良的孝妇,被社会尤其是士人关注、传扬、充实和改造后成为民众社会生活中的多功能神灵,至今不惟在浙南民间依然保持旺盛的香火,在闽东的柘荣县,马仙已成为百姓心中的至神。近年来,柘荣十三境“迎马仙”仪式已成为民间信仰仪俗和文化节相结合的大型文化活动。马仙信仰之外,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的畲族还有汤夫人信仰。《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载:“敕木山还有对本地一个女神汤氏的崇拜。这种崇拜是畲民从汉族那里接受过来的,而且开始于畲民在此定居之前。敕木山的蓝村长家就注意照管汤氏的庙。此外还给汤氏在敕木山山顶上建立了一块纪念碑。”景宁畲族的汤夫人信仰,不仅是畲汉文化互动的范例,更是女神信仰的“拿来主义”,是畲族民间信仰方面的文化创新。

浙江省和丽水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对畲族医药正在进一步加大保护、抢救和研究与开发的力度。记者在采访中感到,人们期待着畲族医药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浙江省保护传统文化的又一张名片。

[20]  《桐庐培头钟氏宗谱》载:“崇祯三年(1630),由景宁移居青田八都; 同治年间,再由青田移居桐庐安乐乡。

女神信仰滋养畲族艺术 表现出强烈的民族意识

相信大家对于每个民族的一些医术都有一定的了解。畲族是我们中国的一个传统民族之一,人口众多,一般都分布在福建、浙江、广东等地。畲族的医药是别具一格的。那么,大家对…

畲族的来源,说法很多。有人认为畲族是春秋时代越王句践的子孙,有人认为是秦汉时代百越人的后裔,有人认为起源于苗,有人认为畲、瑶同源,也有人认为畲是瑶的一支,而同为“五溪蛮”之后。就现有的资料来看,我们认为最后一种说法,较能令人信服。

在畲族民间信仰中,女神信仰占有重要地位。由于畲族长期与汉族杂处,受汉族“重鬼神”的巫文化影响很深。因此,畲族的民间俗神信仰,基本上与当地汉族一样,祭祀多种神灵。畲族供奉的民间俗神很多,除祖先崇拜外,尊崇和祭祀的神祇有大王、元帅、观音、关帝、将军、先师、师爷、仙娘、婆神、洞主、仙公等。

“非遗”保护任重道远浙江省和丽水市卫生等有关部门,对畲族医药做了许多挖掘、保护、传承、弘扬工作,取得了显着成绩。应当说,畲族医药的研究还刚刚起步,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还不少。由于畲族只有语言,而无文字,畲族医药为民间流传,不像藏、蒙、维吾尔等民族医药既有语言又有文字记载,因而对畲族医药研究的难度更大。现有畲医大多年事已高,部分名畲医已去世;因多种原因,年轻畲民学习畲医甚少,导致畲医事业严重后继乏人。国家对畲医还缺乏政策法规扶持,畲医难以取得执业医师资格,国家对药品、医院制剂的审批已严格控制,因而,发展畲医畲药的困难较大。对畲药的保护力度不够,破坏较为严重,造成畲药资源日益减少。对畲族医药研究和保护的保障机制还不够健全,缺乏必要的财政投入。同时还要看到,当今强势文化的冲击,现代先进医学对畲医的冲击是全方位的。这些困难和问题尚需深入研究,采取切实措施加以解决。

[15] “徭人”。见光绪三十一年(1905)再修《宣平钟氏宗谱》卷一(钟氏历朝救赐目录>。1917年重修《松阳蓝氏宗谱》卷一及凌纯声著《畲民图腾文化的研究》一文附图二十六,影印同治五年蓝姓祖图图说有“初立徭户三千八百户口,为作徭家”之语。

在畲族民俗文化研究中,我们不难发现:畲族女性有较高的家庭和社会地位。而畲族女性的地位,与凤凰崇拜和三公主信仰有关。畲民视本族女性为凤凰的化身,勤劳善良、聪明美丽的畲族妇女以对本民族的卓越贡献博得同胞的普遍尊敬,从而形成了畲家特有的“崇凤敬女”习俗。作为畲族的女神,三公主没有专属的神庙,畲民对她的尊崇之情,倾注在神话、传说和歌谣之中。在畲民的世俗生活中,多有三公主信仰的印记,如畲族女性的服饰,就是三公主信仰的物化体现。

2007年,丽水市畲族医药研究会申报的“畲族医药”项目被浙江省政府批准列入第二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6月,该项目又被列为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

[21]全国畲族约有二十三万人,散居在我国东南的福建、浙江、江西、广东、安徽等五省的部分山区,以闽浙地区为最多。

研究畲族女神信仰,归根结底是为了畲族文化的生存、保护乃至繁荣,因而有利于畲族文化生存与文化保护;围绕女神信仰,闽浙畲族创作了大量的神话、传说、故事和歌谣,至今,女神信仰还在滋养畲族艺术;女神信仰也有利于对先进文化的采借与自身文化重构。

特色疗法:包括外治疗法、痧症疗法、传统正骨、解毒通利法、食物疗法、心理疗法等和民间常用处方。外治疗法至今仍被广为应用的有刮法、挑法、捏抓法、熏法、吹法、搓法、熨法等。多种发痧技术,往往能起到手到病除的效果。正骨采取徒手复位、鲜畲药捣烂外敷和杉树皮固定的方法。此外,对蛇伤、风湿、黄疸肝炎、肺炎、骨髓炎等治疗均有祖传秘方。畲医还有“医食同源”之说,几乎家家户户常用家禽家畜配草药食用,经统计具有食疗作用的食物约100余种。

卷七载:“澄海山中有輋户,其人耕无犁锄,率以刀治土,种五谷,曰刀耕;燔林木,使灰人土,土煖而蛇虫死,以为肥,曰火䅶。是为畲蛮之类。”闽浙一带的汉人看到从广东迁来的輋民,大多数还是采取刀耕火种的原始耕作方法,因此同音相转,就称他们为畲民了。刘克庄的《漳州谕畲》一文载:“西畲隶龙溪,南畲隶漳浦,其地西通潮、梅,北通汀、赣。二畲皆刀耕火耘,压栖谷汲”;清嘉庆时,丽水教谕屠本仁《咏畲客诗》有“研畲刀耕輋,烧畲火种蹠”(光绪《处州府志》卷三〇)之句。总之,不管是侧重于居住形式的“輋”字或着眼于农耕技术的“畲”字,都与畲族人自称为“山客”(音shan—ha)有关系,因山和“奢”音相近,而山客两字急读仍和奢音不远。

畲、汉民族共同信仰的女神:陈靖姑、马仙、汤夫人

图片 1

畲族的名称,据现在所知,最早出现在南宋末年即公元13世纪中期的汉文书籍上。南宋著名学者刘克庄(1187——1269)的《后村大全集》卷九三<漳州谕畲>载:“畲民不役,畲田不税,其来久矣。”文天祥(1236—1283)的《文山全集》卷一一<知潮州寺垂洪公行状>载:“潮与漳、汀接壤,盐寇、輋民,群聚剽劫。”可知当时“畲民”和“輋民”两词并用。到了明代,“畲民”、“輋民”、“畲徭”、“輋徭”等称呼都有使用;不过畲民一词,比较多见。以后,畲民这个名称,更是流行。但其他的异称,也还时常出现。[1]

2006年,浙江省卫生厅立项的《中国畲族民间医药调查与整理》课题结题后,编写出版了介绍我国畲族医药最完整的40万字的《中国畲族医药学》。2007年7月,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会长诸国本在为该书作序中称:景宁县过去是一片偏远闭塞,无人知晓的丘陵和山区。畲族医药就是这苦难中绽开的山花……它带着青山草药的香味,飘散到山区的万户千家。

[5]《隋书·地理志》。

同时,在1003个畲药处方中筛选出降血脂、治乙肝等7个有效处方进行了临床验证,完成了院内制剂全部资料上报工作,进行了地菍等畲药的药理毒理试验,申请的11味畲药炮制技术已获浙江省药监部门批准编入浙江省中药炮制规范。选择保健茶作为畲药开发利用的一个切入点,首先研制的由畲药组成、具有健胃和降脂作用的2种保健袋泡茶,投入市场后取得了很好的效益。

[8]近人凌纯声著《畲民图腾文化的研究》,载前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十六本,1947年出版。

相信大家对于每个民族的一些医术都有一定的了解。畲族是我们中国的一个传统民族之一,人口众多,一般都分布在福建、浙江、广东等地。畲族的医药是别具一格的。那么,大家对于畲族医药有多少了解呢?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从民族文化的角度一起来寻找答案吧!

[7]见刘克庄《漳州谕畲》;文天祥:《知潮州寺丞洪公行状》。原文已引入正文第一段。

[2]胡曦《兴宁图志考》輋人条载:“輋,本粤中俗字,或又书作畲字,土音并读如斜。”《天下郡国利病书》广东上引《博罗县志》:“其(指徭人,实即畲民)在邑者,俱来自别境,椎结跣足,随山散处,刀耕火种,采实猎毛,食尽一山则他徙。粤人以山林中结竹木障复居息为輋,故称徭所止曰輋。”

“摇人”的一支,约在唐初进人今粤、赣、闽三省交界地区,据嘉庆福建《云霄厅志》卷一一<唐宦绩陈政)条载:“唐高宗总章二年(公元669年),泉、潮间蛮、撩啸乱”;又<陈元光>条载:“总章二年,随父(陈政)领兵人闽,父卒(仪凤二年,即公元677年)代领其众,会广寇陈谦连结洞蛮苗自成、雷万兴等进攻潮阳,陷之。守帅不能制。元光以轻骑讨平之。已而蛮寇雷万兴、苗自成之子纠党复起于潮,碎抵岳山,元光闻报,邃率轻骑御之,援兵后至,为贼将蓝奉高刃伤而卒,时景云二年(711)十一月也。”可见唐初粤、闽边界已有雷、蓝等姓的蛮族居住。唐宋时,蛮、摇混称,所谓“蛮”或“洞蛮”,实即摇人。,也就是畲民的祖先。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和当地汉族接触频繁,被称为畲民[16],其中一部分人又陆续向各地移居。迁徙的原因,一方面由于他们处在粗放农业经营阶段,难于定居一地;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则是由于他们不堪历代封建统治阶级的迫害,只得离乡他徙,形成“大分散、小集中”的居住特点。因此,原来住在广东潮州的部分畲族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逐步向闽南、闽北、浙南、浙西一带人烟稀少的山区迁移。根据畲族的许多族谱来看,迁到浙江来的主要路线是:广东潮州——福建漳州——安溪——连江——罗源——浙江景宁——云和——遂昌——宣平(已分别并入丽水和永康、、武义县)——龙游[17]。此外,还有从罗源直接迁来平阳,再迁瑞安、泰顺和青田的[18];或从景宁分移龙泉、青田和泰顺的[19];或从青田移居桐庐的[20]。其间各地的畲族又曾多次往返迁徙。他们进人浙江境内,最早约在明朝初年,即公元4世纪后期;最先移居的地点是在景宁。清道光三年撰的《宣平钟氏家谱新序》载:“大明洪武乙卯(八年,即公元1375年),日章公由福建而迁处州景宁。”(引自光绪三十一年重修的《宣平钟氏宗谱》卷一)又1915年重修的《平阳雷氏宗谱行第》载:“始祖景云、景通二公,原籍罗源,洪化(应是“洪武”之误)十二年(1379),徙居处州景宁县岭根而居焉,是为来浙肇基之始祖也。”按谱内记载,第十六世雷君友生于公元1691年,由此上推十五世,每世以二十年计算,共三百年,迁入景宁当在14世纪后期,即明洪武年间(1368——1398)。明朝一代,浙江畲族人数较少;到了清代,由于长期生聚和从闽北陆续迁来,人口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十年,浙江畲族约有十万人,分布在十九个县市,其中以丽水、平阳、遂昌、景宁、永康、泰顺等六县为较多[21]。

福气到家新年分割线

[4]《后汉书·南蛮传》,《三国志·蜀志·刘备传》章武元年条,《南史·夷貊传》荆雍州蛮条。

清康熙二年(1663),由罗源迁平阳,五十六年(1717)再迁青田。至于由平阳迁瑞安和泰顺,是根据1959年3月杭州大学历史系部分一师生下乡调查来的资料的。

族人也往往自称为“摇人”或“徭家”[15];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广东增城、博罗一带的汉人还叫畲民为“山瑶”。由此可见,畲族是出于唐宋时代住在五岭东端的“摇人”,而远源于汉晋时代的“五溪蛮”。

[10]明末邝露著《赤雅》卷上<猺人祀典>条载:“猺名輋客,……蓝、胡、槃、侯四姓,槃姓居多。”按邝氏广东人,曾在广西瑶族地区工作。书中记述多系在广西时所目睹耳闻的情况。参看《天下郡国利病书》广东下(猺獞)条及近人刘锡蕃著(岭表纪蛮》页8。

[17] 1931年纂修的《遂昌井头坞钟氏宗谱》卷一<行程志>;<钟氏创修宗谱志>。光绪十二年重修的《宣平雷氏宗谱》卷一。

[19]光绪三十一年重修的(宣平钟氏宗谱》卷一载:三世祖钟永芳于明景泰四年(1453)由景宁迁龙泉张源。《泰顺钟氏房谱》卷八<世系>载:“正德元年(1500)罗源县大坪村有五祖移居浙江云和,由景宁县分青田。"

[14]清乾隆(潮州府志》卷一二载:“潮州有山輋,其姓有三:日盘,日蓝,曰雷,皆猺种。”嘉庆《云霄厅志》卷三载:“畲客,徭种。”道光《龙岩州志》卷二〇载:“畲客,即猺人。”

畲族人一般人自称为“山客”或“生客”,乃因为他们原来是从外地迁住山区的人,而不是土著。在畲族的宗谱或祖图图说中也有自称为“徭人”或“徭家”的。

[13]同上页注8。

[16]清杨澜著(临汀汇考》卷三,参看正文第一段的引文。

来源:《杭州大学学报》1962年第1期。后被收入施联珠主编《畲族研究论文集》,民族出版社1987年4月版。

[12]南宋范成大著(桂海虞衡志》载:“猺本五溪槃瓠之后。”明田汝成著 《炎缴纪闻》卷四载:“猺人,古八蛮之种也,五溪之南,穷极岭海,迤连巴蜀,皆有之。”清檀萃著《说蛮》载:“蛮始五溪,出自槃瓠,蔓延于楚、粤,称徭。当日以有功免其徭,日莫徭。后讹为猺。”

“畲客”一词,无论在汉文书籍中或闽浙等地民间都很流行,意思和山客大致相同。后来汉族地主豪绅用音近“畲”的“蛇”字来侮称他们为“蛇客”,有的甚至把畲字妄改为?(意指从番而入),因此,“畲客”也就变成侮辱性的称呼了。

[6]《宋史·蛮夷传》。

[3] 畲族的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年曾有争论,经慎重调查研究后,才正式确定。

[18]光绪六年增修的《平阳蓝氏宗谱·源流序》及纲目中称蓝种寿(1591~1651)在明末从罗源大坝头迁居平阳营溪垟尾,其弟种松迁居青街王神洞,种柏迁居闹村东湾,并说“是为来平肇基之始祖”。《桐庐培头钟氏宗谱》载:

[11]《宋史·蛮夷传》。

[9] <《迁徙榜碟》,见近人徐松石著(粤江流域人民史》附录二。《开山公据》,见清同治十二年(1873>修的《泰顺雷氏族谱》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景宁县景星石印局出的《盘瓠世考》。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中医药,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族医学奇葩,中国畲族医药学

上一篇:亳州地产中药材盘点,亳州地产品种半月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