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场恋情,夫妻为何被控制
分类:两性话题

男人薄情一场不欢而散的饭局使麦杨子郁闷不已,他不死心,约出凌芸要做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聪明的凌芸,怎会不知麦杨子要谈些什么。面对凌芸,麦杨子不知怎么开口,最后他下了决心,对凌芸说 : 我当年娶李少芬全是为了母亲,是对方主动提亲的 ; 后来胡彩宝也是主动纠缠,不然我也不会……凌芸轻轻地打断了他的话 : 你仔细想想,你和她们真的没有什么吗?什么是什么 ? 是爱情、感情、道义还是责任 ? 麦杨子沉思起来。和李少芬结婚时,实实在在主要是为了母亲,但他当时也觉得李少芬长像还行,白净清秀的可以接受,才同意结婚的。婚后虽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是她把母亲照顾得妥妥贴贴的,后来有了女儿,家务十分繁重,也没听到她埋天怨地,他对她还是基本满意的。只是在母亲去世、女儿长大后,好像她的使命已经完成,他开始嫌弃她整天盯着钱看,似乎每用1分钱都要向她汇报,吵架越来越多。就在一次为了交回家中奖金的多少,两人起了爭执,他一气之下外出喝酒,才把胡彩宝喝得上了身。连胡彩宝都承认他们的关系中是她自己主动献身,但自己就没有责任吗 ? 俗话说 : 神不知鬼不觉,意思是说没有人知道,但是别人不知道却不等于自己也不知道。那次他和胡彩宝喝酒喝到半醉,有点迷糊,但神志还是清醒的,胡彩宝扶他到酒店开房,他完全是有能力拒绝的。到了酒店后胡彩宝把他放倒在床上,先是匆匆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来脱他的衣服。在脱裤子时,他为了配合,还微微抬起了臀部。应该是妾有情郎有意,胡彩宝稍一挑逗,他立刻欲望高涨,胡彩宝骑上他的身体就做成了那事,胡彩宝的那些豪放举止,着实令他大吃了一惊。事过之后,他对于他不是胡彩宝的第一个男人感到既遗憾又轻松。遗憾的是每个男人都希望拥有女人的第一次,轻松的是他不必为胡彩宝承担什么责任。再说,发生了一次关系之后,他如果责任推给胡彩宝,还是可以脱身的,但自己还是留恋年轻的女人带来的刺激,才会一直保持了关系。实际上麦杨子对胡彩宝并不是很了解。胡彩宝虽然是一个被抱养的弃婴,她的养父母在得到她时就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把她当成了宝贝,故取名为 " 彩宝 " 。胡彩宝在养父母的宠爱下,养成非常倔强任性的脾气,从小就不爱读书,在15岁时就和街道上一起玩的少年偷嚐了禁果,以后也和几个年龄相当的男人谈过恋爱,可惜没有一个能维持下去。20多岁时她认识了一位爱跳舞的大姐,劝她把目标转移到大龄男子身上,后来遇上了麦杨子,果然一举奏效。若麦杨子知道他才是胡彩宝的猎物,不知会有如何想法。麦杨子说 : 如果我离婚了,你可不可以接受 ?凌芸说 : 你如果真的想离婚,早就离了,不会拖到现在。麦杨子曾对胡彩宝说,离不了婚是因为李少芬要他凈身出户,房子也不给他。那房子当初买的时候用尽了他母亲的全部积蓄,都给李少芬他心有不甘。他心里却也觉得如果不离婚,就不用和胡彩宝结婚,所以也不是那么急着离婚,事情就这样慢慢拖了下来。在凌芸清澈聪慧目光的注视下,麦杨子无法否认是因为自己的忘恩负义和风流禀性,才陷入了如今 ” 齐人之福 " 的尴尬境地。麦杨子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问 : 你等我一段时间行不行 ?凌芸微笑道 : 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就要到你那里去排队等候了吗?话说到此,麦杨子知道自己是毫无希望了,就是再心痛,也只能仰天长叹了 !晚上睡觉时他翻身把胡彩宝压在身下,想借此解脱困境,可脑子里装的全是凌芸,竟然不能举事,只得悻悻作罢,他清楚这也意味着和胡彩宝的关系彻底完了。

情归何处麦杨子又喝醉了两次酒,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第三天,烧退了,他脑袋也清醒了。他仿佛被烧得大彻大悟,把一切都想明白看透了,他大半辈子都过去了,除了会跳舞,其余什么也没有。他想要的女人走得远远的,不想要的一个不肯离婚,一个不肯分手 ; 而自己呢?整天抽烟喝酒打麻将,浑浑噩噩地混日子,难道这就是他要的生活吗 ? 痛定思痛,他决心做一个彻底地改变。他单独租了一间小屋,戒烟戒酒戒女人,换了正常的发型,按正常时间作息,就这样过起了日子。他想,就是和凌芸不能在一起,也不想要现在的这两个女人陪伴。初起,胡彩宝经常来找他,但无论她如何软言细语或又哭又叫,麦杨子始终对她客客气气不理不睬,等她吵够了自行离开,时间长了她闹得也很无趣。胡彩宝一气之下,跑去找凌芸吵架,说凌芸抢走了她的男人 ,和她不是公平竞争,她应该是先到先得。凌芸听了胡彩宝语无伦次的话觉得哭笑不得,她也忘记了她自己是否先到。她问胡彩宝 : 如果要公平竞争,你要用什么来和我争 ?胡彩宝的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冒出了一句话 : 我比你年轻,你争不过我。凌芸笑了 : 你连自己心爱的男人想要些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去和人竞争 ?胡彩宝不服气 : 你和他才认识多久,你会知道 ?凌芸说 : 正是你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幼稚无知让他不喜欢你。看看你自己,把脸蛋画成了大花脸,把旗袍穿成了牛仔裤,拿扇子倒像是拿着棍子,还把低俗当成了时尚 ; 也许你跳舞的每个动作可以做得准确,但是你跳不出拉丁的风情,也跳不出摩登的优美,因为你没有文化底蕴。你到现在都没长大,对男人只会索取从无付出,成熟的男人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胡彩宝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胡搅蛮缠 : 反正他是我的人,你必须离开。凌芸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对她说: 我即将离开这个城市,你好好守着你的男人吧。果真,凌芸再没去学跳舞,连刘芳也找不到她的人影。胡彩宝没有了对手,依然无法挽回麦杨子的心,这次她知道真的回不去了。刘芳想起她曾问过凌芸 : 麦杨子对你是动了真感情,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 凌芸回答 : 我哪能去和别的女人爭男人,他那一堆烂账躲都来不及,我还要陷进去吗?麦杨子一点也不知道这些事,他现在像是到了世外桃源,和以前的酒肉朋友也减少了来往,他有了许多时间。他动笔把自己这些年累积掌握的舞蹈知识、跳舞技巧、教学成功或不成功的经验都写下来,起初还有点笔涩,后来笔下生风,洋洋洒洒不知不觉地写成了长长的一个系列,他给这个系列起了个名字叫《云之舞》。他自嘲地想,父亲的遗传基因这么强大,早知不如读个文科,自己的生活轨道可能完全不同,母亲也不会遗憾终生。他越想越觉得虚度了光阴,不仅愧对家人,也耽误了自己,如今幡然醒悟,很多事情却已无法挽回。两年的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这天,他的小屋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两年来李少芬第一次跨进这间屋子,两人虽然仍是夫妻,相对却无话可说。沉默了许久,李少芬缓缓开口说道 : 我和你结婚20多年,知道你从未喜欢过我。当初追求你也是我母亲的意思,她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家虽然落魄,总是书香门第,比一般的小市民不知道好多少倍,我听从了母亲的安排。你有了胡彩宝之后,我相信你和她不会永远好下去,总有一天会分手,所以坚持不肯离婚。你和凌芸的事情我也问过刘芳,她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们一直没有什么来往,但你对她是真的喜欢,不然你也不可能有了这么大的改变,也许她才是你真正需要的人。这些日子我想清楚了,你的人和心都不在我这里,我占着这个名份也没什么意思,女儿也已经独立,不如大家好合好散,各自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说到这里,李少芬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 我嫁到麦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房子是不能没有我一份的。李少芬拿出了一份卖房合同和一份离婚协议书,继续说道 : 房子的价格我已经打听好了,我们一人一半,协议书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你如果同意,就在这两份协议上签名吧。麦杨子心中一阵狂跳,李少芬这是同意离婚 ? 他原来认定哪怕是房子全给了李少芬,她也决不会同意离婚。原来李少芬早就看出他和胡彩宝并不认真,房子问题不过是他搪塞胡彩宝的一个借口。由此想下去胡彩宝也知道他并不想和她结婚 ? 他此时不知道这个问题他不久就会有答案。麦杨子觉得不管说什么对李少芬都是愧疚的,他诚恳地对李少芬说 : 我这一生勉强做了个不太好的儿子,可是没做个好父亲,更不是个好丈夫,很对不起你。如果你气不过,就不要和我离婚。我没离婚,再喜欢凌芸,也没资格去追求她。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我对不起你的报应吧。李少芬终于破涕为笑 : 我在你身上已经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和感情,不想继续浪费下去,我也要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麦杨子和李少芬两人多年的问题就这样平和地解决了,出乎麦杨子的意料之外。更意外的是胡彩宝也送来了结婚请柬,她将嫁给一个60岁的男人。胡彩宝告诉麦杨子,她早看出他并不想和她结婚,她一直想能够奉子逼婚,可惜肚子不爭气。她在青少年时曾意外怀孕,医生说她那时私下做人工流产的后遗症使她不能再怀孕,她不相信,在麦杨子身边试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死心了。她嫁的这个男人挺好,对她很大方,也没有生孩子的烦恼了。原以为绝不会离开的两个女人都爽快的和他分了手,麦杨子心里有点失落。这时候,也有好消息传来。他发表的《云之舞》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兴趣,找他学舞的人也越来越多。在众多的学员之中,麦杨子渴望着能再见到凌芸,他现在有资格对她说出那三个字了。其实凌芸并未走远,还在本市居住。一次她无意中看到了《云之舞》,眼睛就有些润湿了,不知道是心酸还是高兴。

命运无情

**——阅读感觉(五)
**

刘芳退休以后,没有了工作中的紧张忙碌,她觉得生活平淡无聊,于是她想做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去学跳舞,既热闹又锻炼了身体。

图片 1

刘芳到老年大学的舞蹈学习班报名,在那里意外地遇见了凌芸。

一对再婚夫妻的苦衷:

凌芸的丈夫十年前因遭遇意外车祸身受重伤,被送到刘芳工作的医院,虽然医务人员想尽了一切办法抢救,仍无力回天,凌芸闻讯赶到医院时,她丈夫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她看到了被白布遮盖的丈夫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直接就晕倒在病床前。刘芳那时已经是个医疗经验丰富的大夫,她帮助凌芸苏醒过来后,白芸只睜着空洞无神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对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了反应。

满身怨怒的漂亮妻子(芸):我们通过网络相遇相爱,结婚已3年了。现在想来,我不知当初是因为爱,还是同情,还是冲动而结婚?但我很清楚我现在是极度不平衡。从一开始到现在,依各方面的条件他都不及我,但当初我愿嫁给他,是看在他外形不错,虽有些寡言沉闷但很温顺、实在,没有不良嗜好。我一心想通过我的能力去影响他,比如改变他拖沓、依赖的坏习惯,想培养他的企管能力,将来好接手我的公司。我也相信他能改变。没想到,这几年来我为他付出了许多,他不但没有长进,反给你弄得一团糟(放手让他管了几个月公司),生活上他变得更散漫、依赖人。更让我气恼的是他那无所谓的样子,在家不是睡觉就是打游戏,完全不跟你交流!我真后悔结婚,但想跟他分手我又不甘心,想维系关系我又对他没信心。我知道明摆着是他有问题,但不知为何,感觉我反被他给控制住了,过得一点不轻松。面对他,我简直很无奈。

刘芳看着白芸十分美丽的容颜,心里觉得很难过,她知道凌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难以接受,仼何安慰的语言对她来说也都不会产生效果。但是人的各种情感如果不能通过正常的管道宣泄,无疑会带来精神上的隐患,特别是在凌芸的踫到这种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在凌芸离开医院时,刘芳开了一张处方,叮嘱她一定要按处方医嘱治疗。

满脸无奈的帅气丈夫(刚):她很强势也很能干,什么都得依着她,我受不了。以前我愿顺从她,并非是我没有主见和我依赖人,而是因为她的要求还是在理,且态度温和。如今她简直就蛮横无理,看我什么都不顺眼,只要不如她意就像河东狮吼。说实话为她的要求,我已改变了很多,有些甚至是伤我自尊的,比如为了不影响她睡眠,我经常睡客厅,并多次去做“打鼾声带”切除手术,接受她对我的好(实则是安排)是不想让她不高兴…我本身就不爱也不善表达,但她会责怨我阴沉、隐藏心事、无男人的责任感…

凌芸怔怔地抓着处方,直到回到家中才打开来看,上面写着五个字: 哭出来,好吗? 凌芸紧紧地盯住那几个字,终于流出了眼泪,放声痛哭了一场。此后,他们就成为了并不经常往来的朋友。

图片 2

每次看到凌芸,刘芳都要感叹老天的不公平,它把可以使女人美丽的一切都给了凌芸。凌芸的肤色外貌身材均无可挑剔,但她并不像许多漂亮的女人那样似一朵刺人的玫瑰。她很少笑,脸上永远是恬静温和的表情; 她的美是那种超凡脱俗的美,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来到了红尘,时间似乎在她的身上也停止了流动。

如果单听妻子的讲述,会觉得她嫁了一个懦弱的丈夫,同时会令人顿生纳闷:你是结婚找老公,还是训练学生找(公司)接班人?如果跟老公分手你不甘心什么呢?

但是,天若有情天亦老,老天给了她美丽,却又让她早早失去了相依相偎的丈夫,她独自一人撫养大了女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还是单身。

如果单听丈夫的讲述,会觉得他娶了第一个强硬的怨妇,同时也令人纳闷:你结婚是找老婆,还是找你可以顺从的老母亲?你是否理解你为她改变了很多甚至是伤自尊的事,但她并无感激和感恩?婚姻里为何你只能要么顺从要么不理她?

两人不约而同使她们相视一笑,就开始挑选合适的舞蹈班。接着,刘芳就不禁感到今天真是个故人相会的日子,因为她在舞蹈班老师的名字中看到了“麦杨子”三个字。

解读这些纳闷,可以透过他们在关系中的感觉找到答案。

刘芳指着这个名字对凌芸说: 我们就选他做老师,好吗?

妻子(芸)对感觉的描述:我感觉自己很苦命,在原生家庭里从小就被父母高要求,要求我做这做那,要求我带好弟妹,其实妹妹也只小我1岁半,弟弟小我3岁。我感觉自己不被他们爱。父母关系不好,总是相互诋毁,他们双方都不太能干,仅靠微薄的收入维持全家生活。在我幼小的心里我就埋下了必须改变处境、必须靠自己而出人头地的雄心。实话,在父母的关系里我只有委屈和怨怒,怨他们的无能,怒他们不顾及我的感受,对我的不公平;我一直感觉童年的快乐被这个家给剥夺了。第一次婚姻5年,我为了事业和家庭过得很苦,受不了老公的“知足常乐”实则是不求上进和无能而离婚。现在我似乎又陷入这一窘境,但我不甘也不敢再离婚啊……

凌芸当然不会反对,问她: 他是你的熟人吗? 名字倒挺怪的。

丈夫(刚)对感觉的呈现:我的第一次婚姻有7年,感觉在围城被束缚了7年。虽不幸福,但我不知为何不能主动提出离婚,是她提出离婚的。我虽有解脱感,但离婚后我陷入了整整两年的自我封闭。跟现在妻子结婚后,我好不容易走出了抑郁,因此我也努力、细心地呵护这个新家庭。可是渐渐地,那些有形和无形的压力跌重而来,我感觉很沉重、很压抑,感觉我担不起她的期望,不,是害怕她的期望。她的确是个能干善良的女人,对我付出很多,但我并不快乐。面对她,我既感觉有依靠,又感觉有被她控制的愤怒和无奈。

刘芳答道: 他曾经是我的邻居兼同学。他的父亲是大学里的文科教授,母亲是中学的音乐老师。夫妻俩中年得子,视若珍宝,给孩子起名字时互不相让,坚持己见,最后只好取了双方的姓,公平和理。

夫妻两人相同的怨怒、无奈、敌意等情绪背后所针对的东西各异,但有一种心态完全相同;不能不敢离婚;有一种感觉完全一样:深深被控制。

凌芸笑道: 如果再生一个女儿,就叫麦杨女,可以凑成一个“好”,这对夫妻挺有意思。

我们暂不论双方“不能不敢离婚”之动机,只要双方都有此心态,这个婚就离不了。所以我们把关注点放在夫妻为何相互被控制,和如何解除控制。

刘芳说: 他们是对恩爱夫妻,孩子名字起好后,母亲洋洋自得,因为人们叫名字常常会忽略姓,这样叫杨子的机会就大大多于麦杨子。母亲还说儿子一定会陪她多些,没想到一语成谶。文革刚开始,他的父亲在批斗游街时,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颗流弹击中,就这样惨死了。大学里的造反派冷酷无情,很快就把他们母子俩轰出了学校宿舍,这样他才和我成了邻居。

图片 3

说到了这些往事,刘芳的表情沉重起来。一席话,让淩芸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在文革中的悲惨状况,不由得对麦杨子产生了同情之心。

为何被控制?

刘芳又讲起了他们从前的事情: 麦杨子从小就喜欢跳舞,没料到现在真的成了舞蹈专业人士,他母亲可是一直希望他能子承父业的。

从他们各自对婚姻感受的讲述里,似乎已经道明了原由。

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玩的还有一个叫李少芬的女孩,李少芬就像是麦杨子的跟班,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麦杨子一点也不喜欢她,可是不论怎么骂她,她都要跟麦杨子玩,后来竞然还真的嫁给了他。

关于芸,如果说她现在被控制在婚姻里,或被丈夫所控制,

凌芸更觉得好奇: 麦杨子为什么要娶一个他并不喜欢的人为妻呢?

还不如说她是被原生家庭或被父母所控制的关系翻版。一个人现有的执拗行为模式,一定跟他早期固有的行为模式相关。

刘芳说: 麦杨子的初恋情人也是在跳舞时认识的,那时他不过二十岁出头。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两人被称为舞场上的金童玉女,亲亲热热地谈了两年恋爱,后来一不小心,女方闪电般嫁给了部队一个身患重疾的高干子弟,抛弃了麦杨子,使麦杨子深受打击。

芸在原生家庭中的角色,让人痛心地感觉到一个早熟“母亲”身上重如泰山的责任。在此,对于众多被剥夺童年快乐与秉性的案例,我们很难究其和申讨谁之过,但令人无法回避“童年决定论”意指的或好或糟糕的过去事实。芸,现在在婚姻里的控制行为和被控制感,完全是受她早有的控制情结所驱使,聆听她在原生家庭的种种感受,我们看到了她从小被代表责任的东西所控制:

几年后,麦杨子母亲患脑溢血瘫痪在床上,麦杨子根本不知道怎样去护理母亲,而李少芬从小没有父亲,跟着母亲一起照顾弟弟长大,做家务十分能干。李少芬看准了机会,主动追求麦杨子,麦杨子无奈之下,也只能娶了李少芬回来服侍母亲。

•被父母的高期望所控制。父母把严厉、命令、期望大量倾斜给了长女的她——这是父母无意识地的理性施虐,作为孩子的她只能无奈认同,而她深刻的心理感受是不公平、不被爱、自己可怜。同时她只能隐忍这种感受。

后来为了工作方便,我把家搬到离医院较近的地方,就没有他以后的消息了。

•被父母的控制型关系所控制。冲突的夫妻关系都是一种欲改变对方的控制关系。凡是在父母冲突关系下生活的儿童,内心体验到的也是冲突,因他害怕父母冲突又无法把控父母的冲突,更无法把控自己能否被父母喜欢。即,紧张的父母关系环境,给与孩子的是易紧张和失控的心理感受。怎样的关系环境,塑造怎样对应关系的个性特征。

•被父母的无能所控制。依家庭动力结构来理解,一个家庭若父母无能尤其是父亲懦弱,会激发家庭小成员的(承担)动力,即缺席的力量总会流向另一人承担。在芸的家庭,属于父母的责任悄然移置给了芸。或者说,芸认同并内化了父母无意识的强制“授权”。

•被自己的控制欲所控制。一个人在这些过度期望与责任的被控制下,会产生反控制欲望。所以芸有了“在我幼小的心里就埋下了必须改变处境、必须靠自己而出人头地的雄心”。她做到了。她也定会做到,因她所处的被“环境”控制本身就是改变的动力,或说是反控制动力。靠这一动力她实现了雄心:有了让父母、姊妹、他人赞赏的能力,有了在家庭的权威感。能力和地位,使她摆脱被控制的同时,又驱使她欲控制身边的人和事:凡是她可掌控的事她必须事无巨细地做好,凡是像她父母那样弱的人(如丈夫、员工)她必须要求他改变。

•被自己的救助情结所控制。芸的救助情结是深重的,从小靠自己的努力拯救了自己的弱势地位,也拯救着身边的弱者。是这一情结操纵她——强迫性要求自己把每件事做好,固执地要求或帮助身边的人做到强者。表象上她的确在帮助他人、为别人付出,实则她仍在履行过去(替代)父母要求的责任。

凡受救助情结控制的人,总是在“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但是到头来,别人未必感动,自己也燃得憔悴。可以想象,芸在第一次婚姻是怎样努力地救助她的前夫,又是怎样承受着拯救无效的挫败…

芸的心理与行为模式,足以解释她在现有的婚姻里为什么感觉被控制,又为何会苦苦要培养、改造丈夫。她觉得“明摆着是他有问题,但不知为何,感觉我反被他给控制住了,过得一点不轻松”,是她不清楚,正是丈夫的问题(低能)牵制着她的救助情结,是她怨恨无能又势必改变无能的心理使命,驱策她必须帮助、改变丈夫为能人,若没达成,她势必继续被心理使命所控制…当然不会轻松的。

同理,正是这一心理使命未尽,以及与芸心理使命相关的行为模式,迫使芸“不敢也不能再离婚”的。

关于刚,从他在夫妻关系里的种种感觉,使人感觉他似乎活在被压迫中,感觉他在顺从和隐忍的背后,有一种受虐的需要(严格讲是受虐形式)。在心理层面,他两的关系就是施虐与受虐的控制关系。从刚的感受“我感觉很沉重、很压抑,感觉我担不起她的期望,不,是害怕她的期望”,可看到他处于的受虐地位。表面上是妻子芸以责任施虐与他,但如果没有他深层的依赖情结配合,妻子的施虐是不成功的。因此,刚的受虐需要,仅是满足依赖需要的无意识手段而已。

再从他“我为她改变了很多甚至是伤自尊的事,但她并不感激”“她是个能干善良的女人,对我付出很多,但我并不快乐。面对她,我既感觉有依靠,又感觉有被她控制的愤怒和无奈”的感受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脆弱的小男孩,顺从的是他潜意识的理想母亲,而他做出牺牲性改变的动力,不仅是为了赢得“母亲”的接纳,更重要是来于害怕分离和被抛弃的恐惧。刚并不知道芸真正的需要是“拯救”他成为一个大男人,而他的依赖与受虐情结,注定他成为不了芸期望的人,也决定了他必须依赖芸这样的能干“母亲”才会感觉到安全。这就让人能理解,他为何不敢也不能离婚,又为何在婚姻里要么只能顺从要么不理睬妻子。

图片 4

如何解除控制?

大多数控制型的夫妻关系,是极其痛苦的“施虐与受虐”关系,而非互补性满足了对方所需。当然在无意识层面,是出于双方对应的情结需要。但多数夫妻的冲突和痛苦,正由于双方的控制性才尖锐对立的。所以,解决关系冲突的核心,是解除双方对对方的控制。

以上面夫妻为例,芸是施虐性——要求、命令、代劳等主动性控制对方,刚是受虐性——顺从、隐忍、拖沓等被动性控制对方。两人共同的“被他/她控制”感觉,足以说明他们各自有一控制对方的“武器”,但各自拥有的武器是残缺的,就好像这一武器是一个铜币的两面,各自只占有铜币的一面,以致他们必须控制到对方,才感觉到完整或价值存在。但是“背对着拥抱”是抱不住对方的。

因此,改变任何一方的位置,是打破“控制关系”循环的第一步。当一方调整了位置(即转过身来的做法),另一方的位置自然不是原有位置的作用。

转过身来的做法,意味着自我的观念和行为模式的改变。仍以芸和刚为例,要想改善夫妻关系,若相对芸的位置改变是:首先,你需要从高高在上的“母亲”位置回到平易的妻子角色,将严母的强势转化为妻子的柔软。我们知道,男人的强大是靠女人的温情浇灌,反之,女人的强势会制造男人的懦弱呵。

其次,你需要撤销对他的期望——成为你想他成为的人的一切想法,即收回你去改变他的做法。夫妻生活里最艰苦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改造对方,这本是一条行不通的路。撤回对对方的改变,意味着解除控制。这可是很难的一步,因为有控制欲的人,只有借助控制别人才感觉有自我价值和安全感。但为了协调背对的控制关系,必须是主动控制方撤回其控制行为。

当然,能做到以上要求,前提是你感觉到了内心有改变——你意识到了你的苦衷,是跟你的内心情结和控制行为模式有关的;你开始愿意看问题朝向自身;开始允许他在你的面前做他真实的自己;你内心已不再那么对他“恨铁不成钢”那么恼怒他的“无能”;你开始感觉到自己有了一些宽容与温柔之情…的时候。

转过身来的做法,若相对刚来说,是改变你被动控制的位置:你需要变得自我一些,变得主动一点,比如在职业取向、自我价值取向方面,需要显得很男性很主见;你需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需要知道哪些是可以服从她,哪些是必须坚持拒绝的;需要有耐心让她知道你的感受和思想、你的决定,然后毅然坚持自己正确的方向,用稳定的主动行为让她明白“你是谁”,让她知道你不需她的帮助或拯救,也可以成为她欣赏的人。若不被芸控制,取决于你自己能否在她面前做你真实的自己,若取得芸对你看法的改变,还取决你自己有可以依赖的价值目标。

对于施受虐的控制关系,从解除控制的效果角度,应该是主动型控制方首先做到“转过身来”,放下或部分放下对对方的控制。就比如一对纠缠性的母子,常常母亲是一个(富有牺牲或溺爱的)控制性极强的人,而孩子常常是一个(易怒、行为失控、逆反的)问题小孩,若想孩子变好,必须首先是母亲改变“拯救者”的位置,母亲必须懂得和做到:还给属于孩子的成长空间(这是另一个复杂话题)。

我想,人类的雄心和控制力对成就事业许是催化剂,而对亲密关系它却是杀手锏。不论是夫妻还是亲子关系,要想建立和美的关系、有稳定的安全与幸福感,其要素很多,但最核心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对差异的尊重。没这个前提,什么相互的信任、理解、呵护、给予之类只是一些美丽的空中楼阁。

101703030005169.bqy.mobi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舞场恋情,夫妻为何被控制

上一篇:想离婚可是怕苦了孩子,婚姻不能将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想离婚可是怕苦了孩子,婚姻不能将就
    想离婚可是怕苦了孩子,婚姻不能将就
    《婚姻的真理》婚姻是比爱情更头眼昏花的情愫关系,风华正茂旦见义勇为就不那么轻易抽身。说脱位难免有贬义之嫌,那不是我本意。风流浪漫段关系要
  • 永利会员登录网址看孩子是应该的,婚姻中的幸
    永利会员登录网址看孩子是应该的,婚姻中的幸
    好久之前看过一篇博客,作者的意思尽在她跟自己的儿女说的一段话里:“儿子,将来找个你爱的女人结婚,女儿,将来找个爱你的男人结婚。”其看问题
  • 我多自卑自己是个处女,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我多自卑自己是个处女,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梦里人,熟识的脸庞,你是作者等待的平易近民”,三十年过去了,你的影子向来在我心中,不曾离去。借用Wechat的风行,笔者在校友群里找到了你,笔
  • 成长在深圳,为夫之道
    成长在深圳,为夫之道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要求女人严格遵守妇道的传统。什么从一而终,出嫁从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都是备受推崇的妇道美德。贞节牌坊,三寸金莲,则
  • 九零后女孩,哪个女人不生孩子
    九零后女孩,哪个女人不生孩子
    那会儿追思青海歌星林志颖先生风靡偶然的十二岁的雨季,这时候没有那么多情善感,也未有朦胧爱情,什么年龄附近还真忘了,记性真差。记得的只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