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姐夫怎么面对你姐呢,我和其胞姐纵性
分类:两性话题

老婆姐妹俩是孪生姐妹,别看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格迥异,平日里我也不愿招惹性格张扬说话不着调的姐姐,就怕惹上麻烦。由于姐姐也忙着结婚正在装修自己的房子,无处可去,暂时就和我们住在一起。也真赶上我们办婚礼也需要人手,反正也不妨碍我们什么就同意了,在准备结婚的那几天,都将成为人妻的姐妹有说不完的话。结婚那天也幸亏有姐姐,她是一个十分外面的人,所以接来送往都是她的事,事情办理得也妥妥当当。

图片 1

每个人,都有那么几个朋友,八卦闲聊是每天不变的日常,经常相聚,形影不离,聚在一起时,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简介&目录

因为有几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只能下班后有时间,所以中午婚礼结束后按原标准又订了一桌并请酒楼送到家里,办个小型家宴答谢晚到的朋友。可能是没了那么多应酬,平时就有点贪杯老婆喝高了。我和姐姐送走了朋友就回头来搀扶老婆回房,脱掉礼服简单帮他擦拭了一下,其实老婆这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我心想,接下来要做的事算是告吹了,这也无所谓不过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无事可做,我也准备冲个澡早早睡下,因为明天还有不少门要回。

我和老婆结婚3年了,有一个小孩。自从孩子生下来之后,老婆就辞了工作全身心的把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了。作为一个全职妈妈,她每天的工作就是陪着孩子,看着孩子慢慢长大。

就算忙碌好久不见,也会自然而然把对方惦记在心。

下一章36)三姐的心事

可是当我冲完澡,要回房间时看见姐姐穿着浴袍站在卫生间门口,说她也要冲个澡,可是我正向自己房间走时她喊住了我说:“妹妹这一觉恐怕要睡到天明了,这样吧我先不洗澡了,你先到我房间坐坐,我给你讲讲妹妹的事。”我听话的随她进了房间,起初她的确讲了些老婆的事,有些事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所以我听的也挺起劲,谁料想她说着说着,借题发挥说“太热”就解开了腰间的带子,将身体整个裸露在我面前,我有些慌乱,“姐姐你这是……”“别这事那事的,你看看我与妹妹有什么不同吗?”“没什么不一样”“真的吗?你只有靠近些才看得清楚。”说着她就主动贴了上来,我被他逼的无处可躲,她紧紧抱住我。我似乎感到了缺氧的感觉,但糟糕的是,此时我还真的把她当成我老婆了,因为他们简直就没分别,接下来的一切就顺其自然,没来得及上床在沙发上我们就开始了纵情。这还没算完她又拉着我进卫生间一起冲了个澡,继续卿卿我我。

每天下班回来妻子都会做好慢慢的一桌好菜等我回来,妻子体贴、善良、热情,我这做丈夫的就是在外面工作再累,回到家里就什么都忘记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过得很幸福。

这样的一个能让你轻松做自己的人,我们俗称“闺蜜”。


上一篇12下一页

老婆有个妹妹年纪刚20出头,读完高中就没去上学了,听说在高中的时候就染上了很多坏习惯,抽烟上网吧的,常被学校警告。当然了学习成绩就别指望有多好了。好不容易挨到毕业就自己出来打工去了。

有时候你们甚至要好到,不希望她被别人“抢走”!就好比,不愿意闺蜜结婚或恋爱,总感觉没有人能配得上美丽,温柔,体贴的她。

35)小妹家来电

但是小姨子到哪都做不长久,要不就被辞,要不就干不长。没办法老婆看在眼里也是心疼她,就这么一个妹妹总不能让他受罪,她没地方住就住在我们家里了。这倒好她更懒了,反正有睡的有吃的工作爱找不找,做一段时间又不做了,把老婆给气的。

希望她幸福,却又不想她那么快“结婚”。

位于米州市东郊,城乡结合部潘家店村路北的“好再来”面馆,准备关门了。

但是有一点就是这个小姨子性格虽然有点犟,但是人却长得挺漂亮的,每天晚上都很晚回家,不时都有男的陪他回家。有时候候喝的醉醺醺的,搞到家里都不安宁,但是这Y头嘴倒是很甜,让人即爱又恨。

然而,我们也有过许多美好的愿望,比如等到自己跟闺蜜都找到男朋友,就来一场有趣的情侣四人游!

还亮着灯的面馆,店面很小。一间房子,前面是餐厅,后面是操作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最晚的食客也吃完走了。

事情开始在那一晚发生了

但你可能没想到的,比情侣约会更浪漫的是,跟姐妹一起来场不同寻常的婚礼!

桌子上盘碗横陈,地上一片狼藉,用过的餐巾纸,吃剩的骨头和捡出的肥肉,以及风吹到地上,用过的一次性塑料水杯,到处都是。

那天晚上,老婆回娘家去了,我也加班很晚回来。回到家我发现小姨子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估计人还没睡吧。我累了就做坐在沙发上坐着。

没错!

菊花的白裙子外,套着白围裙,瘦小的身子,摇晃着马尾辫,正麻利的收拾呢!

突然听到卫生间里有水的声音,我想估计是小胰子在冲凉了。

姐姐妹妹一起办个集体婚礼才够有趣!

她一边抹掉桌上的油污汤汁,一边和里边操作间收拾的老公大声的说着话。

没想那么多我就躺了一下,迷迷糊糊中我好像听到小姨子在叫我,我说怎么回事?小姨子笑了笑说,姐夫我忘记那内衣了,你帮我拿过来好吗?

试想,在人生大事的这天,生命中最爱的人都在,一起走入幸福的殿堂,还能有比这更值得炫耀幸福的事吗?!

“建设!今天晚上咱吃啥?你想好了没有?”

这多尴尬啊,我说你没拿吗?她说冲的急忘拿了,我说在哪?她说在她房里床上。没办法总不能让她呆在卫生间吧,只好硬着头皮去她房间。内衣是那种很性感的,让人遐想连篇的,握在手里很是丝滑。

而集体婚礼到底是什么呢?

“我啥也不想吃,你呢?”

哪知道我送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小姨子突然打开了门,我看到的是一具丰满的,赤裸的身体晃在我眼前,小姨子说姐夫,姐姐今天不在家,我想你陪我好不?

今天,我们就来跟大家聊聊“集体婚礼”吧!

做饮食服务业就是这样,别人吃饭时,他们正忙呢!人家吃过了,才轮到自己吃。

看到这场景,我气得把她的内衣扔在了地上,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了。

集体婚礼,是新兴的个性化结婚方式,说简单点,就是多对新人一起办婚礼。

来他们饭店吃的都是附近的民工,图的就是便宜实惠。店面小,也请不起服务员,一切都得由自己来。

那一晚我在酒店过了一晚

那么,集体婚礼相对来说有什么优势呢?

还好 ,时间长也习惯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和她姐姐说?

简单却不失热闹。

菊花把一摞碟盘端着,进了里边的操作间,这时隔壁传来儿子天天的叫声。

没结婚的时候可能总想着婚礼要怎么怎么样,可是真正等要自己准备的时候,就会发现,婚礼越简单越纯粹,越好。而集体婚礼一般崇尚简约温馨的婚礼,又由于添加了“集体”的因素,给婚礼又多了几分热闹,一举两得。

“妈妈!电话!”

省钱!

“谁的电话?你先接一下,我就来!”

谁也没想到“结婚”能成为一件省钱的事吧!但“省钱”绝对是集体婚礼所能带来的直接好处!因为“集体”办,很多物料,资源等就可以共享使用,那么,新人们平均下来的费用当然比场地单独办一场婚礼要优惠得多!

菊花把手里的盘碗放入水池,洗了洗手,用毛巾胡乱一擦,便出来了。

环保。

外面的电风扇,没有客人依旧吹得呼呼声响。

一直以来,婚礼虽然美好,但婚礼结束后常常带来的却是铺张的浪费,而集体婚礼,由于人力,物力结合使用,杜绝了没必要的浪费,作为新一代的好青年,如果能因为自己微薄的力量一点点的改变这个世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菊花进了边上的小套间,从儿子手中接过电话。一看,也没名字,显示是古城。除了姐夫在那里外,她没有其他亲戚了。

“灼华”作为巴厘岛当地的婚礼策划公司,一直秉持着“私人订制”型的个性化服务,如今,去巴厘岛结婚,也可以选择集体婚礼啦!

一边接通,一边示意儿子把电视音量调小。

与闺蜜一起举办别具一格的巴厘岛婚礼,让幸福响彻爱的岛屿

“喂!你谁?”

......

“菊花啊,我是你姐夫。”

婚礼,蜜月行,闺蜜游一次性充分感受

“哦!我听出来了哥,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幸福太满,会记一辈子吧!

他们那边的风俗,姐夫一般都是叫哥。

对此,灼华又推出全新福利啦!

“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图片 2

菊花听出,姐夫天亮的口气有点迟疑。

灼华•集体婚礼 大福利

“你说吧!我听着呢!”

香缇集体婚礼♥甜蜜福利大放送

“你姐,是不是在你那儿?你叫她接电话。”

活动场地:灼华独家场地“香缇私人别墅婚礼”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听不太清!”

福利一:婚礼甜蜜惊喜价:16000元/一对新人

菊花边说边打开门,来到外边门口的水泥地上。

福利二:赠送每对新人2晚住宿一卧私人泳池海景别墅

房间里空间小,空调噪音大,电视剧的声音加上隔壁电风扇的声音,挺嘈杂的,让她听不清电话里说的啥。

福利三:赠送集体婚礼的新人共享浪漫晚宴

“我问你,你姐是不是在你那?让她接一下电话

可选择婚期:2017年10月26日,2017年11月25日,2017年12月16日

!”

可选择档期: 15:30 16:00 16:30 17:00

菊花一楞,有点莫名其妙。

(当天集体婚礼3对成团,最多4对新人)

“我姐没在这儿呀!谁跟你说她在我这儿呢?”

报名方式:只需交2000元定金(团购不成功可全额退款)

天亮试探着问:

活动报名截止时间:2017年9月25日

“没有吗?不会吧?”

图片 3

“真的没有!我为什么要骗你呢?你这是怎么说话?你们俩是不是生气了?”

图片 4

菊花有点生气了,看上去老实八交的姐夫,说话咋这样?也学会诈人了。

图片 5

“嗯……也不算生气,只是闹一点点小矛盾。”

图片 6

“天亮哥!俺姐到底咋啦?现在去哪儿了到底?”

图片 7

这话一出口,便知道白问了,他打来电话,当然是不知道在哪,才打电话。

关于集体婚礼的小疑问:

她知道姐姐夫妻关系并不好,谁知道,怕啥来啥,终究他们又生气了。

问题一:集体婚礼找不到别的新人跟我们一起办集体婚礼怎么办?

天亮在电话那边,权衡着要不要跟这个妹妹实话实说,一转念,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心一横便接着说:

灼华:能找到姐姐妹妹跟自己一起结婚固然是好的,但这也确实难得可贵,但在灼华办集体婚礼,你只需报名预定,集体婚礼的其他新人,灼华会根据报名的新人自行安排妥当,所以,无需担心自己找不到同行结伴结婚的新人哦~

“是这样的,你先别着急”

问题二:集体婚礼别对新人我们并不认识,是否会尴尬?

“你快说!我等着听你说呢!咋不着急?”

灼华:既然选择了集体婚礼,说明大家彼此心里早已做好准备,遇到了就是一种缘分,集体婚礼是西方传来的一种新兴流行的结婚方式,想想这世界上,有人跟自己在同一天完成终生大事,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再说,婚礼图个热闹也有吉祥的象征意义呀~

菊花嗓门提的老高,她已经发火。

“是这样的,前两天,我们俩闹了点小别扭,只想着她会去你们姐妹或者朋友家住一段时间,就回来了,谁知道?……”

“咋啦?你快说啊!”

菊花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自己的姐姐,一直在外打工,社会经验还是丰富的。就算早年,她几年没有回家,但也知道她在干嘛!

自从跟这个天亮结婚后,在小孩还小的时候,她们夫妻生气,姐姐带孩子回来住了几个月,姐夫一个电话没打,也没上门来问过。

现在,竟然让他主动打电话来找姐姐,好像不正常。

以自己对姐夫夫妻的了解,姐就是独自离开再长时间,姐夫也懒得打电话问一下,这不正常的后面,一定有着什么更大的事情,所以忙不迭的追问。

“你不急嘛!听我慢慢说,我前天接个电话。是你姐的,她说生病了,住在医院里。我想问咋回事,再打过去就打不通了。所以,我估计在你们亲戚家住着,这不,我赶紧来问问,看是咋样,我好送钱过去。”

天亮毕竟是几十岁的人了,撒起谎来,也是顺手拈来,半真半假。

菊花什么都明白了,气的发抖,把对天亮所谓姐夫的面子扔到一边。

“张天亮!你说俺姐现在在医院里?在哪个医院?”

天亮含糊着: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打电话过去,已经不通了。要不?你去问问,在二姐三姐家有没有?”

菊花已经气得不知如何说话,那是你老婆啊!听说话的口气,像不相关的人。在心里,早已问候过他的十八代祖宗了。但是还是压着怒火继续问:

“那俺姐走几天了?”

“一个多星期了吧,三天前我接到的电话。”

菊花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张天亮,你可真行!现在才想起打电话?这种事,你干了可不是第一回!天下有你这样的人吗?”

菊花只恨自己无法从手机中伸出手打过去,给这个混账王八蛋几个巴掌。

“俺姐要是有个啥事儿?你也别想好过!你可记住了!这些年你都干的啥事,俺可都看着呢!别当俺是傻!好欺负!”

话说完,不等那边回答,一下子挂掉了电话。呜呜哭起来。

“妈了B,王八蛋。黑心烂肺的烂人”

兰花那么多姐妹中,数菊花心软,胆小,爱哭,脾气不好。

根据她自己对姐姐的了解,这一次,一定出了什么大事。

“咋啦?咋啦?谁惹你了?”

老公建设在房间里,听到菊花在门口发火的声音,便出来看个究竟!

“张天亮那个王八蛋,俺姐走了一个星期了,三天前给她打电话说有病住医院了,到现在,他才来打电话问在这没有。你想想,人家谁家走丢个猫啊,狗啊,都慌着忙着去找。这么个大活人,他都不趁早来问一声这儿有没有,真恨当初为啥让姐跟他回去?”

建设一听,脸色严肃起来:“别慌,别慌,不会有事。咱姐又不是小孩子,出门这么多年也有点经验,会照顾自己。你不用着急,先打电话,看看咱姐家有没有再说。”

“我咋不着急呢?咱姐那脾气你不知道,心硬要强,就容易干糊涂的事。以前也不是没干过?她又受那么多年委屈,听说还在医院里,能叫人不着急吗?”

“那你急也没用,要不先打给三姐吧。”

建设边说边从菊花手里拿过手机,来拨打。

兰花这娘家家,表面上看,热热闹闹那么多人。自从老爸去世后,一遇到事,可以找着商量的人真不多。

大姐,老早就没了。二姐,在前年得了精神病,疯疯癫癫的。一犯病就跑到妈家门口去骂,什么难听骂什么。现在虽然治好了,但是,天天都吃着药,整个人都迟钝了,不能当一个正常人看。

大哥吧,没结婚以前,姐妹们还像一家人,自从有嫂子在中间,除了有利可图的事,其他的想都别想。

至于妈,不添乱已经是最好的了。

现在,可以商量一下事的人,只有三姐。她孩子都大了,在外打工,姐夫也在外面,家里只有姐在照看着。

老家原罗村北街,三姐荷花正坐在对门三旺媳妇家里看电视。两人坐在走廊上,吹着电风扇,手里还扑闪着芭蕉扇打蚊子,边看电视,边闲扯。

正当两个人呱啦得热乎时,一个铃声从荷花屁股后面响起了。荷花奇怪地说:

“这么晚了,谁会给我打电话呢?我让我看看。”

三旺媳妇打趣道:

“说不定是你老头吧,怕你跟人跑了,来查岗呢。”

“不可能,都老太婆了,扔到路上都没人捡了。咦?是俺妹子。”

电话那边,传来妹妹菊花急切的声音。荷花,赶紧从地上捡起芭蕉扇,对三旺媳妇说:

“我先走了哦!”

一边接听一边向自己家走去。

电话里,妹妹把刚才姐夫打电话的事儿都说了,问四姐兰花是不是真的在家里?

荷花也告诉菊花,兰花并没有回来。两个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商量好,等明天再想办法。

荷花知道妹子的性格,如果她真的遇到难处,是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娘家了。娘家早已经把她彻底伤透了。

如果她来了,肯定是日子好好的,逢年过节正常的亲戚走动。

现在凭空的消失,肯定她遇到什么大别扭了。以她对妹妹的了解,心里不由慌乱。

因为,她自己做了一件隐瞒妹妹,到现在谁都不知道的事。

那是在妈妈再三请求下答应的。

进了自己家,串上大门,进了房间,打开电风扇。

这个电话搅得她心神不宁,胡乱洗了一把脸,冲了个澡,便躺下了。

电风扇在床头摇来摇去地转,并没有减轻燥热,因为她的烦躁是从心头生出来的。

在众多姐妹中,她是最性格柔和,听父母话,也是最漂亮,懂事的。

所谓“好女嫁邻家”,小小年龄,便与同村的老公结了亲,又早早结婚成家。所有人都夸她和那个假小子似的的妹妹不一样。

有道是,龙生九种各不同,同样的父母生出的孩子品性截然相反。

而她,却非常喜欢这个妹妹。因为,妹妹作的,都是自己想作却不敢作的。

平日里,自己一看妈拿着棍子,就吓得赶紧跑,急忙听话。

对于妹妹的倔强,她能理解,她们姐妹,关系也一直很好。

只有那一件事,像心里藏着一个苍耳子,刺挠,难受,又不能痛痛快快地说出来。

这三姐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与兰花有什么关系?只有等下文了。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让姐夫怎么面对你姐呢,我和其胞姐纵性

上一篇:近期或举行婚礼,男朋友冷战但又不说分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