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错过你,嫁个有钱人
分类:两性话题

我站着都能睡着,为了准备明天的婚礼,我连合眼的机会都没有。我的未婚妻小婷坐在我旁边,晕晕乎乎,呵欠连天。我看她一脸的疲态,就要她回去休息。现在,酒店、花车、礼服等一切都备齐,万事俱备,只等结婚。

图片 1

你知道,小婷今年正月要结婚了吗?

村口的三婶家里有三个女儿,大女儿舒小芳皮肤白皙,性格爽朗,在外地打工了几年后,便和邻村的一个帅气的男青年李浩结婚生子。 结婚后,李浩家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逢年过节也没有送出什么像样的礼品给作为丈母娘的三婶,女儿私底下也没有给钱孝敬财迷妈妈,久而久之,三婶心里不舒服了。这嫁出去的女儿真的是泼出去的水,一点都靠不住?要不就是,这李浩家真的穷的叮当作响。当初要不是女儿未婚先孕自己也不会被迫点头的,没有深究李浩家的背景。唉!三婶想着,私底下找来小芳问:李浩家到底条件怎么样?日子可宽裕?小芳一听,面有犹豫的说:妈,这几年才结婚,日子难免不好过嘛!三婶听了脸色刷的阴沉下来,阴阳怪气的说:这该死的李浩,穷的叮当响,害我女儿跟着吃苦受罪,真是气死我了。你说,他们家欠没欠债,我是你妈,你可千万不要瞒着我,否则将来吃苦受罪的事情我可不管。小芳听完吞吞吐吐的说:妈。李浩家确实有点债,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家比较难,才 哎呀,真是天煞的哟,傻女儿呀,你知不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往后的日子怎么好过哦?三婶浑身一软瘫倒在床上,哭的稀里哗啦。但是木已成舟,哭也无力回天,三婶也只有摇头叹气的分了。 三婶本想着女儿成家自己可以享清福,可是大女儿是指望不上了。转眼间二女儿舒小婷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说到舒小婷,首先让人想到的是低胸吊带裙,没错,舒小婷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性感撩人。夏天的时候,她穿着红色的吊带裙,露出雪白的腿,踩着10厘米高的凉鞋,缓缓地扭动着小蛮腰迈着小碎步走着,一阵风儿吹过,浓浓的香水味儿会勾了男人的魂,女人们则背地里碎一口:呸,小妖精,真是妖里妖气,像个妓女。舒小婷的内心对丈夫的选择要求只有一点:必须很有钱。这种思想是三婶夜以继日灌输给她的。三婶找算命大师为舒小婷算了一卦:问姻缘。三婶说:大师啊,都说您算命很准,请您帮我家舒小婷算一下,她能不能嫁给一个有钱人?算命大师下巴留着白色且长长的胡子,穿着灰色的长袍,一副仙风道骨。他上下打量了三婶,再看看妖娆的舒小婷,闭上眼睛,掐指一算,良久,大师缓缓睁开眼睛说:嗯,你女儿会嫁给一个有钱的人。真的?三婶眼睛放着金光。 大师眯起眼睛,捋着胡须点点头道:嗯。从算命大师那回来,三婶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很快就有个媒婆来给小婷说婆家,媒婆满脸堆着笑容说:我给你介绍的这个男孩子呀叫高崎,家境非常富裕。他父亲在镇上开了一家诊所,他自己在那里帮忙,打针开药什么的。人长得也还帅气,个子有一米七八,和你家小婷绝对是般配的。三婶听了,立刻想起大师说的话,二女儿看来真是富贵命,自己将来也会跟着享清福。这样的条件,三婶和小婷自然是欢喜,连连点头并让媒婆把人带来见个面。 很快,媒婆领着高崎来见面了,如媒婆所说,高崎个子高大,样子硬朗非常帅气。可是有一点不对劲,高崎看人的眼神似乎很呆滞,说话也支支吾吾含糊不清。三婶心下纳闷,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可转念一想:可能也是第一次相亲紧张或者害羞吧!看来还比较老实,小婷嫁给他,肯定能管得住。高崎的家世和样貌小婷都非常满意,于是三婶爽快的同意了这门亲事。 高崎父母见三婶点头,马不停蹄的操办起他们的婚事。在操办婚事这件事上,高崎家里出手十分的大方,按当地的最高规格给他们举办婚礼。三婶这下春风得意极了,逢人就夸自己二女儿命好,就是做少奶奶的命。而高崎的眼神呆滞,说话含糊不清在她眼里都是因为紧张所致。村里人看到三婶骄傲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私底下却在窃窃私语的说着一件事。住在高崎家附近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高崎小时候因为在乡下奶奶家住着的时候,夜里发了一次高烧。等送到镇上的时候,脑子因高烧受到了损伤,说的通俗点就是轻微的精神病患者或者叫傻子。村里人闲来坐在树下聊天,总会嘲笑三婶为了钱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真是一颗心钻到钱眼里去了,一点都不关心女儿的幸福。 村里人的风言风语也渐渐的传到三婶的耳朵里,三婶气的在家里直跺脚,尖声的说:这些个八婆,见不得别人的日子过得比他好。我女儿找个有钱人,他们就嫉妒了,造谣生事,真是想把他们的嘴给撕烂。骂归骂,三婶冷静下来还是好好的想了想,高崎的一些举动确实有点不正常,不会真的是傻子吧? 这件事困扰了三婶整整一夜,她暗下决心:就算高崎是傻子,小婷也要嫁给她,找老公只要有钱就可以享清福。而且高崎能够给病人打针开药说明工作能力还是有的。在热闹的鞭炮声中,小婷披上嫁衣风风光光的嫁给了高崎。高崎还有一个哥哥,在市里单独开了一家诊所。在偌大的别墅里,小婷、高崎婚后和公婆住在一起。 婚后一个月,小婷的肚子就怀上了。这让婆婆和公公喜不自胜,认为小婷真是个好儿媳。婆婆在家里冰箱里放满了各种珍贵奇异的水果,营养价值很高的补品,买老母鸡回来给小婷补身子可谓是尽心尽力。另外,小婷出门逛街,婆婆一次就给她一万块,想要什么随便买。 拿着钱,小婷买了很多东西带回了娘家,走之前总会把剩余的钱一并塞给三婶。三婶看着女儿在婆家吃的好住的好,肚子争气,还带给自己很多钱,一脸满足的想: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位漂亮的千金诞生了,小婷坐月子期间婆婆也是忙里忙外,人也累的瘦了一圈。这在小婷的眼里不算什么,她想:我为你们高家生孩子,劳苦功高,好好的伺候我是应该的。人是要学会感恩的,可是小婷不会。

“你也早点休息,别累坏了,明天的事情还多着呢!”小婷吻了我一下。我抱了抱她,说:“放心吧。”然后目送她离开,那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初恋时刻。那时,我们都还在上学,她早上总会叫我去上学。我常常是早晨刚睁开眼,小婷就扑倒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小婷就笑嘻嘻同我打闹,我被她的胸脯压住,从敞开的领口摸到她细滑的皮肤,捏到结结实实的乳房。她也不遮拦,就同我闹着玩,我们因此经常迟到。有时,我提起这些事,小婷总会为自己从前的不经世事的烂漫与天真脸红:“你真是个坏蛋,人家好心叫你上学,你却欺负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啊?我不知道哎,不过看她空间我知道她有男朋友啦。

回忆到这里,我哑然失笑。然后站在镜子前面观察自己,那张脸已经不再幼稚。明天,我就要跟小婷在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我往后将成为一个标准的男人,要养家,要承担起支撑一个幸福家庭的责任。我忽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结婚让我不安,可是究竟为什么不安,我却不知道原因。

文 / 寒江钓月

你们之前不是玩的很好吗?她没跟你说啊?

这样想着没过多久,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要睡过去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我心头泛起疑惑,打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小婷的闺中密友,明天的婚礼伴娘小雅。提起小雅,我心中总会涌动出复杂的感觉,自从我偶然发现她青春骚动的秘密后,我们就建立了关系。这么多年来,我的爱情和性生活是分开的。思想正统保守的小婷,可以帮我做任何事情,却从来不愿为我献身。我之所以如此爱她,并选择和她结婚,就是看重了她这一点。

我和小婷相爱了三年,换来了她一句:“谢谢你!”在婚礼上,小婷带上了别人的戒指,而作为嘉宾的我却在心里一直重复着那一句:“小婷,对不起!”这所有的一切,都要从我小时候的那个噩梦说起。

Emmm……

上一篇123下一页

01 命运

小婷是我从小到大一起玩的女孩子,不过也不太准确,没有完全从小到大,中间的时候我爸妈出去打工,没有在家,而我就跟我外婆生活到了12岁,外婆家跟我自己家隔的也不是好远,所以那时候能偶尔在一起玩几次都很开心,再然后,爸妈回家经商,在街上中心地带租了一个店铺,从过年期间提前几天回家打扫到现在直接不回家过年。那个店就像我们第二个家了。这么些年,好像也让我把那些儿时的玩伴,都丢光了。

“妈妈,爸爸你们不会离婚的对不对?”六岁的我从自己的小床上跳下来,光着脚丫咚咚咚的跑到父母的床前,大声地问道。

小时候,小婷的家就在我家隔壁,隔着一道不窄不宽的马路,她家前面住着一对姐妹,豆豆和莉莉。我们的村庄很小,在当时的我们看来,那片天空就是我们所眺望的整个世界,而这个村庄的所有土地都是我们嬉戏的乐园。四个女孩子,每天放学一起在谁家写完作业,然后就是玩各种游戏,但我和小婷,好像生来有些许中默契,我们总是一边,一边的意思是无论石头剪刀布还是手心手背,我们都能分到一边,无论什么规则,我们总要分到一边,即使她那个选择是不好的,我也要选择她那一边。

“不会,不会,你这孩子,整天问这怪问题。怎么鞋都不穿,快上来,今晚和我们一起睡吧,我看你啊,就是不想一个人睡觉。”睡得迷迷糊糊妈妈,轻柔的把我拉上床,让我睡在他们的中间。

我还记得那个游戏,大概就是给你两个选择,你选择了哪个东西,就是哪边的人,然后排在那个人的身后,然后人选择完毕,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两队PK。那天,那两个选择是金子和银子,在小朋友的认知里,金子肯定比银子厉害,值钱啊,当我刚准备选择金子时,小婷说,你确定吗?其实银子也很好呢。豆豆说,肯定是金子好啊,你自己想选什么就选什么。我大概已经些许猜到了,两个人我都不想伤害,她们或许看出来了我想选金子,可是我还在那犹豫不决,因为小婷在那边啊,她队人肯定比较少,我想帮她。不过我并没有坚定的做出那个选择,而是站在原地纠结。好像我的选择恐惧症从那时就有了,直到现在,当我面临两个选择时,还是犹豫不决,无法取舍。它这个好像挺好的,这个也不错,可是我只能买一个啊。这件衣服挺漂亮的,另外个颜色也挺不错的,那选哪件啊?然而买东西和感情不一样,买东西有钱的话,喜欢可以都买下,但感情你只能选择一边。那件事的结局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不知道我到底是选择了哪边?亦或是那个游戏后来根本没进行下去。但我记得,后来的一个下午,我拉着小婷的手,在豆豆家楼下大喊,我选银子。然后相视而笑。灿烂无比。

看着旁边的熟睡的父母,我的心才安定下来。那个梦太真实了!梦里,我一个人,站在法庭的中间,法官表情严肃地问道:“你父母要分开了,今后你想和妈妈一起生活,还是爸爸。”我孤零零的站着,看着下面亲戚怜悯的眼神,突然就吓醒了!

我妈曾经跟我说过,少很小婷玩,因为小婷学习成绩不好。我记得奇葩说,有个辩题叫交朋友应不应该门当户对。我从小看多了中二电视剧,认为只要有真爱,有钱人家的小姐是可以和穷书生在一起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是可以娶穷但是美丽善良可爱的小姑娘的。而朋友,我从未把门当户对这个修饰词去修饰它。朋友,大家在一起玩的开心就好啊,我跟你聊的来,聊一下午什么都行,还管你爸妈是谁吗?我们玩的来,躺在你房里玩玩一下午洋娃娃都可以啊,还管你家里有几层房吗?而在当时,好像学习成绩成了那个标准,其实我也不明白那个标准是什么意思,是说如果她学习不好你和她一起玩你学习成绩也会不好咯?我思考不通,我跟豆豆说过这件事情,豆豆说我妈妈也跟我这样说过哎。那既然是妈妈说的,那一定很有道理,那我们以后少和小婷玩,我们自己玩吧,嗯好。

最近一年,这梦我已经做了不下十遍,并且每梦到一次,都要比上一次清晰,真实。在梦中,每个亲戚的表情,法官背后窗户外随风摇曳的银杏树叶,妈妈的哽咽,爸爸的皱眉,一切都让我极度恐慌,我越来越觉得那是真的!

我给娃娃又做新衣服啦,你要不要来看啊?小婷跟我说。

我父母离婚的时候,我十岁。而他们离婚的梦,我整整做了四年!这四年我担惊受怕,爸爸回家晚一点,我会主动替妈妈问爸爸,“你下班去了哪里。”只要出去玩,我就一定要拉着爸爸妈妈,必须得两个都陪我去。他们一吵架,我哭得比他们都厉害,他们只要不和好,我的心就一直提着!

好啊,我马上过去。

所以,当父母告诉我,他们决定离婚的那一刻,十岁的我一滴眼泪也没有留,我笑了,镇定的说:“你们的事情,我没意见。”父母以为我吓傻了,其实他们哪知道,四年了,我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生活还是那样过着,成天一起上学放学,放学回来躲在她家里玩洋娃娃,看她给它们做各种衣服,我以为这样的日子就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

父母离婚那天,法院里的一切都和梦里一模一样。

啊?你没考上五年级啊?

“张祈凡,你父母要分开了,今后你想和妈妈一起生活,还是爸爸。”

对啊,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没及格,老师要我留级,所以……

连法官的话都和梦里的一字不差。

所以,我们不能一个班了,那个时候的我想想,不一个班就不一个班嘛,反正下课还是可以一起玩,放学一起回家就好了。如果放学后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呢?正是那一年,爸妈出门打工,我要住在我外婆家,好像从那后,走的就不是同一条路了。再到后来慢慢长大,也没走过同一条路了。

“无所谓,跟谁都行!”我盯着窗外随风摇曳的银杏树叶,漫不经心地答道。

故事的后面怎么发展呢,她读到初二还是初三就没读书了,因为我初中在县城读书,平时就住在老师家,回家也是周末回我家店里,除了过年,见面的次数真的很少,只是偶尔在空间互相点个赞评论一下。慢慢的,我也有我的朋友同学圈子,她的身边也是她工作认识的朋友,她开始化妆了,她出去玩了,她有男朋友了,而我连那个男人名字都不知道。

那年我十岁,我信命了!

我想说到这,你们可能会问,小时候一起长的朋友不是应该关系很好嘛,见个面多说说话就好了,可是这个年纪的我总是有许多敏感的想法。有时候会怀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朋友的意义是什么,会怀疑是否身边已空无一人。各种青春期时中二的想法都存在过,更不想找人聊。而见面聊天这件事,每次我看到她,我也想和她说话,可是又觉得找不到话题,而现在谁手里都有个手机,宁愿坐在家里对着屏幕和朋友抢红包,也不愿意出门和人面对面聊着。就这样,到现在过年都不回家了,或者回去但是也不会过长停留,有时候我想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到底是什么。是我爸爸的根,可是对于我,我的大部分童年都是在外婆家那边过的,小时候,总会有人问你:“你是那里人啊?”你如果回答你是那里人,可他们会说你是在这长大的啊,你外婆带了你这么久白带了吗?然后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总是急得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说我是这两个地方的人。大人们就会哈哈大笑,好像在看一个一个单口相声一样。大人们总能小孩子身上找到乐趣。

02 小婷

再长大一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每次都是盼着周末放两天假回个家,直到现在上了大学,好像大人们开始把你当做成年人了。回去的时候那些人也会感叹:现在都长这么大啦,变漂亮啦,都认不出来了,时间过的真快啊,今年多少岁啦?过几年也该嫁人咯。我总是笑着打哈哈说,还不急,我还在读书呢,还有几年呢。结婚对我来说还早着呢。不过你看,小婷今年都要结婚了,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呢。是啊,她都要结婚了,这时间是过的有多快啊,稍不留神没抓住,彼此的生活已换了个世界,然后各自在自己的生活里浮沉,好像就慢慢离得越来越远了。

“祈凡,大半夜你在凉台上干什么?你怎么哭了!”身着粉色睡衣的小婷,从背后轻轻的抱着我。她温热而柔软的身体和我触碰的一瞬,我的心就像贴在火烫的熨斗上一样,疼!!它呐喊着:“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

她结婚那天,因为一些原因我没去成,我弟弟妈妈过去吃酒席了,后来在空间看到她发的那些照片,都说女人穿婚纱的样子最美,是真的啊。看着那些照片,好后悔,为什么我没有去,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我居然没去,我真的……晚上回到家,我给她发了消息。

“怎么了?祈凡。”小婷在我的耳边轻声道

图片 2

“哦~,没事,做了一个噩梦。”

图片 3

“你是小孩子嘛?做梦还哭鼻子。”说着小婷在我头上轻轻的摸了三下,嘴里小声念叨着:“祈凡快回来,祈凡快回来,祈凡快回来。”

图片 4

“你干什么?”我道。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在外婆家的时候,她突然来找我,塞给了我一张纸,是她画的一幅画,可能是第一副,里面两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手牵着手,写着永远的朋友……

“这是我姥姥教我的,把你的魂魄叫回来,你肯定是被噩梦下丢了魂。嘻嘻,我厉害吧,好了赶快回去把,你身上好凉。”

终于写完了这个故事,这是我很早之前就想写下来的,然后也就是想着一直拖一直拖,拖到了现在。我想每个人都会有玩的很好童年玩伴,有的现在还在一起,和小时候一样,约好要做彼此婚礼上的伴娘或伴郎。有的或许也和我一样,由于各自不同的选择,然后慢慢联系少了,到见面也只是微微一笑,聊天不知道从何聊起。如果是前者,真的很羡慕也很幸运,要好好珍惜这些感情。如果是后者,其实可以去给她(他)发个消息啊,慢慢去回忆属于你们的记忆,你会惊讶你记住的比你认为的还要多,你们的糗事,你们的冒险,你们的童年,一直都在那从未走远。都说读书时交的朋友最真心,上了社会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很难去交朋友,或者可以说越长大越难交朋友了。因为交朋友是很费时间的事情,你们曾经的经历曾经的过往都不一样,如果要从最开始认识,那么多的故事你愿意去讲述吗?又或是留在那里变成你心中最美的风景,你们重新开始属于创造你们的回忆。但无论哪种,最开始的那个人,一定是你心里最珍贵的羁绊。你觉得呢?那你的羁绊是谁呢?

夜里,躺在我身边的小婷呼吸渐渐匀称,而我却毫无睡意,眼泪止不住的流,刚刚我做了这世界上最恐怖的噩梦,小婷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梦里,我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把戒指套入了她的手指。

第二天

“你怎么满眼都是血丝啊!整个眼睛都肿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冻到了。今天不许写小说了,在被窝里给我好好地躺一天。楼下新开了一家面馆,你中午叫饭吃,晚上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嗯,亲一个。”小婷一边穿衣服一边道。

我看着认识两年,同居一年的小婷。突然觉得好害怕,她这一出去,会不会就再也不回来了,她今天会遇到谁,是我梦里和她结婚的男人吗?

我脑袋一片混乱,全是胡思乱想,冲口而出道:“小婷,别上班了,我们结婚好不好!”

但小婷早已不在卧室了,就听门口喊道:“你说什么?祈凡,我快来不及了,晚上见,躺着睡觉,不许起来!”然后,“碰”的一声,吓了我一跳。

小婷,关门走了。

两年来写小说从未断更的我,如小婷所愿,一整天没写一个字。

我躺在床上,小时候的无奈感,再一次填满了胸腔,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但为什么要让我提前梦到未来!我能做什么?我该做什么?

03 摆渡人

“小婷,你不能这么马虎,怎么能不管男人的钱呢?男人有钱就变坏,工资卡,银行卡,信用卡,一定要在自己手里,每个月就给他微信里存一百块钱零花就好了。”我认真道。

小婷摸摸我的额头笑道:“不烧啊!凡凡你是不是傻了,我的男人就是你啊!你会变坏吗?我才不信呢。”

“小婷,我试验你好几次了,你从来都不偷看我手机,你这样不对啊!男人是不值得相信的。”我道。

“凡凡,你要有本事,就多勾搭几个回来,我不介意一夫多妻的,少干多少家务活,哈哈!”小婷没心没肺道。

“小婷,你看看这是上海最好的医院,最好的月子中心,将来你生孩子,就去这里,我跑遍全市给你找的,发你手机里了,记得收藏。”

“凡凡,就是我父母不同意,非得让你在上海买了房子,才能结婚,按你的攒钱速度,攒够首付我都成老姑娘了,要不咱们不管他们了,先怀孕吧!我就不相信我怀了孩子,他们还能拦着不让我们结婚!”

我的梦不停的做,并且越来越清晰,除了看不清他未来丈夫的脸,小婷未来婚礼的每一个细节,都刻在了我脑海里。

我真切地感到那梦是真实的,一定会发生!她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终于我清楚地知道,今生我张祈凡只是小婷的一个摆渡人。如张嘉佳所说:

“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愿做个逗号,待在你脚边。你有自己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但是这一切小婷并不知道。她那么火热憧憬着我和她的未来。但未来早已确定!

我怎么会不想和小婷生孩子呢!我他妈想死了!但是,我不能,我明知道结局,怎么能让孩子来受苦呢?

我只能一边照顾她,一边疏远她!

04 分手

如我所料,如命所定!

命运最奇特的是,你知道未来,就无法把握现在,因为越努力只会让分离越痛苦,因为我只能陪小婷一段,而无法陪她一生!

我渐渐的疏离小婷,让她自己去逛街,和她看不同场次的电影,对她的生活不闻不问,自己经常一个人在外面过夜,我想从她的生活里慢慢淡化出去,来减少彼此的伤害,但其实伤害一直都在。

我恨自己,但无能为力

一年后的晚上,在我和小婷所租房子楼下,我看见了小婷和一个男的在车里拉拉扯扯,我亲眼看到了那个男人亲了小婷!

当夜,小婷向我提出了分手。

她坐在饭桌昏黄的灯下,边哭边说,伤心欲绝,而我看着以泪洗面的她,硬着心肠没留一滴泪。那车里男人的背影,我是那么熟悉,我梦过他无数回,他就是小婷未来的丈夫!!

小婷走了,我一个人把灯关了,坐在黑暗里,体味着小婷分手说的话,那话里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把把小刀,将我凌迟。

但是我就是要一遍遍的想,一遍遍的疼!

“张祈凡我们分手吧,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我看不懂你!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准备和我过一生!你总是把我往出推,对我若即若离,好像不希望我感受到你的存在一样!”

“张祈凡,你知道吗!我开始还以为你得了绝症呢,我傻乎乎地带你去体检,我担心得要死,结果你完全健康。我看着你的体检报告,我都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晚上玩到半夜回来,你对我不闻不问,张祈凡你根本不在乎我跟谁在一起,我相信我就是永远不回来了,你也不会去找我。“

“今天在楼下,我是故意亲给你看的,你只要问问我!我就可以不顾一切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回来三个小时了,你不闻不问!!你根本不在乎我,我就是你养的小狗,而你随时准备把我送人,凡凡我受不来了,我只是个女人,凡凡,我们分手吧!”

05 婚礼

“阿姨,这卡里有八十三万五千两百元,密码是小婷的生日,是小婷和我一起攒的。明天小婷就要结婚了,这钱就是我的贺礼,我给她,她一定不要。我知道她老公很有钱,也不缺这些,但也是一份心意,就给您了,您别告诉她,也别告诉任何人,她知道了一定会让你退回来的。”

“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搞不懂的啊。”看着小婷妈小心得把卡揣进兜里,我放心的离开了。

第二天,我去参加了小婷的婚礼,尽管她并没有请我,在小婷亲友,同事鄙夷的目光中,我既不交份子钱,也不在嘉宾名册上签字,直径走进了我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婚礼。

灯光暗下,一束白光,穿破黑暗,照在小婷洁白的婚纱上,小婷美的如同月光里的仙子。

你肯定不会相信,那一刻,我觉得好值,真的好值!如此平凡,懦弱的我竟然整整拥有了她三年,这三年足以够回忆一生了吧!

婚礼上,新郎就要给小婷戴上戒指的前一刻,她看见了我。

她说:“我今天结婚,要感谢一个人,他照顾了三年,给了我美好的回忆,无论如何,谢谢你!”

我终于听到了这句话,我听了无数遍,从未释怀,而今天,我,笑了。

在宾客们起哄,大喊“亲一个”,“亲一个”的呼喊中。我踩着鲜红的地毯,挺直着腰身,缓步走出了小婷的婚礼。

在这嘈杂声中,谁也没有听见,我说:“小婷,原谅我的懦弱,今生我很抱歉,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55天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三期月征文|不能说的秘密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命中注定错过你,嫁个有钱人

上一篇:傻女人才在老公床边忧郁,恐婚症人群背后的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